« »

离别曲

苏一然翻来覆去的单曲循环了一个多月还是没有想通。只清楚生活依然一如既往的浑浑噩噩不清不楚,她彻底搞不懂自己究竟在忙活些什么。

春寒的像小孩子一样喜怒无常,恶意满满,折腾的人心力交瘁,南方的春天到处都是冷冰冰。除了被窝完全没有让人值得眷恋的地方。就连温热的汤和刚出炉的蜂蜜蛋糕也不能拯救。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尽人意,所以为何要留下,又为何要离别?

有人说,爱的时候一个理由可以抵挡一万个理由,而不爱时一个理由也可以摧毁一百万个理由。而她也不明白自己处于哪种界限之内,或许自己本就是冷血残酷的人,总是在权衡着所有理由之间的利弊,最后再陈列出一分清单来算计最终的盈亏。

这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。

小时候渴望成为一棵树,就像三毛所说的那样就算不能自由徜徉,起码也能给与身边所爱之人一个依靠。而现在却像成为一个伐木工,所有树木的生杀大权皆由自己决定。

薄情之人比起长情之人,想要生活下去总是那么的容易。

Comments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