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»

11-12

仿佛是一夜之间北方的天气就这么的进入了冬天。和朋友约好在某个学校门口碰面,一阵大风吹来整个人都抖了起来。直到看到对方,两个人看着另个人的狼狈摸样也不顾路人眼光失心疯的大笑,她指着我说,你再拿个棍儿可以冒充丐帮了。

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仿佛这几年之间的劫难度过,然后整个人都剩下劫后重生的恍惚,开始质疑那些苦难的真实性。我始终还是太普通的女孩子。仿佛经历了无数个晚上的失眠,厌食,仿佛对身边的人喋喋不休的说过什么,仿佛记得有哭过那么几次。记忆越来越模糊,甚至想不起来那时候都说过什么。就像是很多年前的一场梦,就像梦到面前的人一直在说话,看着嘴巴一张一合,就是听不到他说了什么。或许说过,也是死都想不起来。

记得几年前和某人分手后,该折腾的都折腾完,回到家先是昏昏沉沉睡了一周,接着就大病了两个月。等到病好起来那天,整个人都有种逃出生天的感觉。那些碎掉一地,显得有些破烂的事情也不想再去再管了。

也许因为今天生了病才显得特别矫情做作,顺便也想起来以前某些类似的早已经忘掉的情绪。

1.为你写了一半的故事《致幻剂》还是坑掉好了。你是一支致幻剂,让我杜绝了清醒。

2.关键字:火锅,毛衣上的牛奶味香水混杂的底料味道,轻微发烧,北方供暖,一罐可乐,LT,罗红霉素胶囊,剑三不见。

Comments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