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»

08-13

陪我的妹子15日要开学了,于是欢乐的日子告一段落,再开始孤苦伶仃。

突然想起来“死灰”这个词,那是在多愁善感惆怅的17岁时,也就是在几年前用在自己身上的。那么现在的我呢,我想应该是棵饱经风吹日晒、大雨侵蚀的树。

根基早已溃烂殆尽,枝叶也腐朽不堪。就连“虚有其表”这种词也不会被强行附加上去。

什么是这棵树的绝望,就是看着天色也只是觉得惨白惨白,与自己毫无相干,想哭也哭不出来。恍如隔世。

Comments

Post a comment